Mary and Max

最近看了一部叫做《Mary and Max》的电影。

mary_and_max

影片大致介绍了生活在墨尔本的一个叫做Mary的小女孩,心血来潮和一个生活在纽约的独身大叔Max成为笔友的故事。

Mary出生在一个冰冷的家庭,Mary的妈妈是一个终日泡在雪莉酒中的酒鬼,只会带着Mary到处“借”东西;Mary的爸爸是一个制作茶包的工人,业余时间也只会在自己的房间里制作标本。孤独的Mary没有朋友,在学校里也被欺负,回到家里被父母敷衍。故事中的Max也一如Mary,儿时被欺负,长大没有一个朋友,他每周按时去参加嗜食者互戒会,患有严重的社交障碍、失眠和肥胖症,面对新鲜事物和压力会无所适从。

有一天Mary被妈妈带去邮局“借”信封的时候突发奇想,想出了解决自己关于小孩到底从哪来的疑惑的方法,便随机挑选了一个人名,给身处纽约的Max寄去了一封信询问美国的小孩子是如何诞生到这个世界上的。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为了笔友。Mary向Max询问如何面对生活中的问题比如校园欺凌,Max也从Mary那里得到了来自朋友的关怀。

逐渐的Mary长大,她的父母相继去世,她也在大学中使用Max作为标本研究如何治疗精神疾病并在大学毕业之后写了一本书讲述治疗亚斯伯格综合症。她将这本书寄给了Max,希望Max能为此而开心。但是Max因为Mary没有和他商量便利用了他而愤怒不已。愤怒之下的他拆毁了自己打字机的M键,决定再也不与Mary联系。Mary为此销毁了自己所有的书,并给Max寄去了道歉信;在丈夫离开她的打击下,Mary几欲自杀。

直到有一天,Max终于原谅了Mary,给Mary寄去了原谅的信件,拯救了寻死中的Mary。Mary也决定来纽约看望Max。

可在Mary到达Max的住所之后,才发现Max在写完这封原谅信不久就安详的在沙发上离开了人世。随着Max最后一封信中的最后一句“You are my best friend. You are my only friend”, 和西去的Max一同靠在沙发上的Mary在看到贴在天花板上被Max精心塑封的来往信件后,不禁流下了眼泪。

看完这部电影之后不禁感叹一句人类是怎么样纠结的一种动物。

就像虽然Mary和Max之间的信件来往在出书事件前风平浪静,Mary也终会有一天出那么一本书,在满足自己心理预期的同时无意间伤害到Max。人类也许就是这样一种动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孤独寂寞,希望有人陪伴;可一旦出现了那么一个人,却又肆意妄为,在满足自己的私欲时伤害到别人。就像冬天的两只刺猬,离远了冷,离近了疼。

Max最后还是原谅了Mary,可那也许是Max只有Mary一个朋友,自然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在水中即将溺亡的人又怎么会嫌弃一根浮木细小呢?想必是有的抓不会被淹死就不错了吧。

实际生活中又有谁只有那么一个朋友呢?如果Max是一个“现充”,周围有着许多的朋友,且不论Mary在伤害了Max之后Max是否会原谅他,Max在收到Mary的第一封信时会不会回信都未可知吧。

所以说Mary和Max之间的关系并不像理想中的友谊关系——单方面心甘情愿的给予,就像电影中那句“love yourself first”所说,是一种生意伙伴的关系。Mary和Max两个人像寒风中的两个人互相依偎着取暖一样,只是恰好的互取所需的生意伙伴关系而已。Mary为Max提供了一个能够放心交谈不会引起焦虑的伙伴,Max为Mary提供了一个讲述生活经验的老师。

可是生意的关系终有尽头,合同也有结束的那一天。终于有一天,Max的价值被Mary榨干了,Max无法再为Mary提供任何价值了;Mary也无法再作一个不引起焦虑和愤怒的交谈对象了。于是终于迎来了Mary和Max决裂的那一天。而Mary也不得不做出了妥协,给Max道歉让渡自己的一部分“利益”,Max也在是否接受这个妥协而思前想后犹豫不决。

不过两个人即使尝试维护这种关系,也需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对方已经无法提供任何其他价值了,除了让自己堵心以外再无他用。既然如此,又何必不转向自己其他的朋友呢?试想一下,如果Mary的家庭都关心照顾她,而不是像电影中那样相继离他而去以至于将Mary逼上自绝的道路,Mary和Max又有多大的可能继续下去呢?

这么想的话,其实Max去世的时间也刚刚好:在Max刚刚原谅Mary之后。这也恰恰抹去了Max和Mary在和解之后再次发生冲突的可能性,让一切都显得更加童话。

这部电影之所以感人,就在于Max是一个特殊的例子——没有朋友的孤独的人,Mary也是一个特殊的例子——生长在冰冷家庭同样没有朋友的人。而特殊的例子在生活中不常见,所以更能引起人们的羡慕和感动。事实上,这种例子就像心灵鸡汤一样,虽然美味温馨,可是并不具有实际操作的意义。作为Max,原谅Mary之后Mary也终会有一天再一次伤害Max。两个人的所谓羁绊,就在那本书出版的一刻,已经彻底的消失了。而两个人的所谓羁绊,在他们认识的那一刹那就注定消失。

就像李志在那首歌中唱到的一样:我们生来就是孤独,我们生来就是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