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高中的回忆

又到了一年毕业的时候。

前几天出去吃饭和胖头聊起了CUCN201这个配音组,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他们翻唱的日和的那个掉SAN值的OP。里面有一句“2006走进大学,赶上世界杯;2010我们毕业,又是世界杯。”

我们恰好晚了他们4届,恰好入学和毕业的时候都是世界杯。那个时候还不像现在这么宅,每天都会像在笼子里关了100年的野兽一样,一到课间或是体育课就跑到操场上撒欢。

高一高二的时候下午第三节课是自习课,为了能站到足球场上的一个球门,会离下课还有5分钟或是10分钟的时候就偷偷的从后门溜走,抱着足球跑到球场上占一个门。汗流浃背外加跌打损伤45分钟之后,压着晚读的铃声跑到食堂小卖部那里花一块五买一个肉松面包解决晚饭,再趁着同学们上晚读朗读课文的时候偷偷的从后门溜进教室,拿着预先准备好了的干净T恤,跑到水房把被汗浸湿了的T恤用水冲一遍当毛巾把身上的汗擦干,然后换上干净T恤再偷偷的回到教室。

当然年轻也有坏处,血液热的太快,却冷的太慢。晚饭时间踢球而不好好吃饭的直接后果就是从晚读的时候就会整个人疲劳不堪,10分钟以内就能睡着。刚入夏的时候,夜晚的凉风穿过贴在外墙上的爬山虎,徐徐的吹来。耳边还会传来一墙之隔的公园里的蛐蛐声,伴着教室里沙沙的翻书声。冬天的时候则是烤着屋子里的暖气,脸贴在细密的毛衣上,直接一觉就会从6点半睡到八点半。第二节晚自习的时候终于会顶不住作业的压力,起来草草的划拉两张卷子,以备第二天早上上课的时候应付检查。这么想的话,现在睡眠这么差,可能就是当时把好觉都睡完了吧。

不踢球的时候会悠闲的跑到学校门口买几张烧饼夹鸡蛋或者走过学步桥去吃“过桥米线”,偶尔也会买上一包鸡柳。没有任何经济压力的高中,似乎随便怎么享受都无所顾忌。

高一高二的两年时光几乎是我最美好的回忆,每天都平静却不悠闲的生活着,不像高三一样有着高考的压力,也不像现在一样有着对于未来的恐惧。

当然会来的高三总归会来。

虽然高三的校区和高一高二的校区并不在一起,而是沁河对面的一个校区,我却对这个校区一点都不陌生。小学的时候,这里还没有被我们高中租下来,还是一个师专的校园。学校离这里只有5分钟步行路程,我们经常没事跑到这里在操场上玩耍。

对于这个校园确实充满了感情,不仅仅是少年时的求学经历,更多的是童年时和玩伴们在这里的愉快的回忆。教学楼和操场之间的那一片高大茂盛的桐树,桐树下的树桩形状的水泥墩,过去的土操场,锈迹斑驳的球门。儿时趴在石桌上写作业,在球门上“倒挂金钩”,还有小的时候傻乎乎的注意保安有没有来抓我们。高中时的砖石操场上的几个篮球架,食堂里的卷饼、火烧和板面,复读生楼上的“课外加强班”,教室里的大软和点卡。这些回忆都会伴随我一生。但是可惜的是这些回忆都只能存在在我的大脑中了。毕业之后的几年里,随着房地产市场的蓬勃发展,旧时的校园也被拆除,只剩下了最后的一片废墟和孤零零的大门。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站在操场上,遐想着儿时和少时的自己在这片校园中的身影了。

高考的时候是在高一高二的那个校区考的,记得当时每场考试我都会来得很早,尤其是下午那场。第一场语文感觉自己作文跑了题,心如死灰之下两天没有吃什么饭,回到家里也是摆着死了人一样的脸色。母亲看我这样也除了心疼没有任何办法。中午草草喝点水喝点粥就跑到学校门口等着开放考场。耳机里放着当时的世界杯的主题曲《Wavin' Flag》,心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考试时候前后桌的几个人貌似是同学,看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自己心里就更是滋味了。

高考的最后一天的下午考完之后,推着自行车从地下车棚里走出来,阳光透过校门口的梧桐树照到地下车棚的入口,却依旧扎的我睁不开眼,我只得低头看着漆黑的地面。堵在学校门口等开门的时候。周围的同学或高兴、或悲伤,但是更多的人还是像我一样从脸上根本看不出来有任何表情。相对之下,站在学校门口等待考生的家长们却一个个脸上泛着喜庆的红晕,也不知是因为炎热还是因为兴奋。记得有几个学生在学校门口抱头痛哭,是因为考好了考砸了呢,还是因为要离开高中离开家乡呢,一切都不得而知了吧。

对于高中的记忆,到这个时间点就像被刀切断了一样明了,对于之后发生的估分等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记忆。虽然之前的记忆也颇为散乱,只有些零零散散的欢声笑语,却也是这辈子最宝贵的财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