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上海

毕业季到了,满脑子都是《纪念刘和珍君》式的开头,果然总还是要记些什么。

昨天晚上的时候和哥们儿们一起去看了VOS毕业晚会,虽然晚会的节目挺无聊的,不过莫名的还是受到了自己的感触。于是晚会结束了之后又去学校门口吃了黑暗料理散伙饭,喝了大学四年里第一次啤酒。

回到宿舍之后,同学们很有兴致的凑到一个屋子里玩狼人杀,我却怎么也提不起来兴致,只好一个人悄悄的躲到阳台上喝闷酒。

一仰脖子,喉头一下一下的鼓动,这个时候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看着酒瓶里一点点冒上来的气泡,看着酒瓶里一点点散掉的泡沫,自己的大学四年也许就像瓶子里的酒一样,盛大再迅速的消散。

想来大学时期自己的改变还是蛮大,这四年里像一块干裂的橡胶一样,心态迅速的老化了。游戏也好,生活也好,对许多之前所热衷的事物都再也提不起任何热情,也从未像现在这样恐惧衰老。只是像一个垂死的老人一样混日子,默默等待着最后审判的来临。

虽然老化了,可千般万般遮盖,还是会留下一些年轻人的习性。毕业前如何如何说着只是毕业而已,真的到了眼下,到了后天就将离校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失落。想自己这四年里的点点滴滴,想自己这四年里的种种遗憾,却也明白无论怎么想,都再也无法改变了。而自己这四年里经常做的事,也再也没有机会继续下去了。再也无法拿上楼一桌子吃不完的可顿,再也无法吃到甜得齁嗓子的冰沙,再也无法开5人黑打AI,再也无法吃饺子吃的一群人扶墙出了。而这景色也再也不再属于我。

backyard

站在阳台上,看着这逐渐变得灯火通明的闵行乡下,看着这个自己一直想要逃出的地方,却又有些不舍了。也许过几年,就像高中一样,变成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自己任何印记的地方。我恐惧,恐惧在不久的未来,自己在这里就会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异乡人;恐惧在不久的将来,一切关于这里的记忆都会随风而逝;恐惧在不久的将来,这些熟悉的事物都将变得可怕的陌生。

可令我感到矛盾的是,自己又想忘记在上海的记忆。在上海的这几年,自己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屌丝学渣,学业爱情双失败。我像一个难民一样,卑微而迫切的想要逃离上海,逃离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

在这种种矛盾之中,在这点点酒精之中,精神逐渐变得扭曲,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时间是治疗一切伤病的良药,也是抹去一些痕迹的刻刀。也许再过几年,联系逐渐稀少,同学们会变得逐渐稀疏;对于大学的记忆也会逐渐淡薄,最后就像晾干的纸,只留下几许仿佛的水印,令人看不清明。

今天上午参加了学校的毕业典礼。四年的时间就像一个轮回,我们在参加入学典礼的时候,天空中飘着绵绵的细雨;而我们在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天空依旧在哭泣,不知是快乐还是不舍。

毕业典礼结束,扭头看着逐渐散去的人群,看着逐渐空下的看台,看着同一届的同学逐渐消失。我后知后觉的才感觉到,毕业真的到了,这个校园我再也回不来了...而且和以往不一样的是,此次分别,便不知能否再次相见。

看着这些毕业时拍的照片,我清楚的知道,过去的那些好时光已经再也回不去了。面对着我们的,只有离开父母庇护后的残酷的生活。我们也只能这样,就此别过,各自奔天涯。不久的以后,便再也无法互相得知彼此的喜怒哀乐,之间的那份默契也将逐渐消失。在我们逐渐老去的时候,也只能打开相册,看着一张张青春的脸庞,淡淡的叹口气罢了。也许还会拍着脑后勺,怎么也想不起照片中的那个人到底叫什么。

本来想好走的时候大喊一声“西出阳关无故人,天下谁人不识君”的,可真到了自己离开的时候,却怎么也无法平淡的说出这句话了,总觉得有什么在晃。

捏了捏眼,回了回神。无论如何,自己终究要以负犬的姿态离开上海了。自己也终究不是那么重要,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过客。

别了,上海!

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希望以后你不再负有心人。

希望以后抱有希望的人都有所收获。

希望以后每个人都能过上自己理想中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