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交大的印象

前言

本科毕业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大学四年,匆匆而逝,理应在结束之后有一个总结。

本文主要叙述自己在交大生活了四年之后对于交大的一些印象,好的坏的,优点缺点,表扬抱怨均有。

在进入交大之前,对于交大的印象一直是不错的,颇有些“除了清华,舍我其谁”的感觉。事实上高中毕业之后选择学校的时候也是本着这个原则,从交大和浙大中选择了交大。

之所以选择交大,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当初的自己比较稚嫩,懵懵懂懂的并不知道找一些毕业生问问他们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子的,选学校主要靠被忽悠;二是因为交大的名气确实很大,南洋公学的名字也不是闹得,交大作为有名气的工科学校深得我心。

于是在入学之前,确实对于交大充满了期望。入学之初也是踌躇满志,觉得自己将在大学期间大展拳脚,有一个“现充”的生活。

但是往往事与愿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交大生活了四年之后,回想自己当初对于交大的种种期望,确实有些失望。

试点班英语授课

既然是对于一个学校的印象,肯定首先要说说学习环境。

报交大的时候只是报一个学院,专业是在入学之后学完基础课再分的。也就是说首先确定自己的行政班级,之后在确定自己所在系和专业。而由于高考的时候分数比较多,报交大的话分数有点溢出。所以选择了一个叫做“电院试点班”的班级。其中电院的全称是“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跟电挂点边的都在这个院里;试点班的意思也很是明了,就是小白鼠试验学校的一系列政策。

其中一项比较明显的政策就是试点班,相对于普通班级,被要求修更多的英语授课,估计是意在和国际接轨。比如大一时候的数学分析、离散数学、线性代数等,大二时候的信号系统、嵌入式、DSP等许多课都是英语授课的。

不过首先英语授课进行的并不彻底,其只集中在基础课(例如数学分析、离散数学等)和电院大平台课(就是大家都要上的课,可以理解为高阶基础课,例如基础电路、嵌入式)这个范围中。随着各个专业的专业课的开始,授课方式又退回到了传统的中文大讲堂的形式。由于英文授课要使用英文教材,中文授课要使用中文教材。两种教材中所介绍的方法经常有一些细小的不同之处,所以就造成了在教材转换时出现的不适应。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二阶电路求解,英文教材并不是很注重过程,最后也是分了好多类型直接套公式;而中文教材中是通过拉氏变换直接求解。这中间过渡的时候就会遇见一些障碍,不过一般不大。

另外,由于英文授课也是近几年刚刚开始的,老师的教学经验严重不足,从自己的口语到上课内容的准备都不能令人满意。口语问题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线性代数老师在读orthogonal的时候总是会读成“凹骚高闹”,以至于三个试点班90个人就这么被带跑了,可能现在还有人不知道这个词该怎么读;而上课内容的问题的例子可以举大学物理这门课,这门课往往作业和上课内容没关系,考试和作业内容没关系,抄作业的考的比写作业的高,最后想想的话,其实除了听老师说的一些趣事,这门课内容也不是很多。

当然也不能一棍子打死,事实上由于老师英语授课太水,而英语教材有往往有深入浅出的特点。这些英语教授的课程往往我都自己啃教材,自学下来了。某种程度上说,确实锻炼了自己的自学能力和英语水平。

实验课流于形式

本专业有许多实验课。本来初衷是好的大家都明白不再细说,但是安排的实在是不过脑子。一个学期课时就有限,上课本来就不够用,还要挤出部分做实验。导致上课的时候突飞猛进,草草结束,比如电机控制这门课的矢量控制着一章,看全班的表情就知道两个课时根本就听不懂。

另外,学校安排实验课的内容也有问题。比如修的绝大多数有关嵌入式的课,老师都会准备好例程,最后做实验学生只需要把例程里的一部分代码挪一挪,改一改参数,即可完成实验。这需要修改的还往往只是主函数里的实现功能的部分,硬件的初始化之类的根本不涉及,都是封装好的直接调用即可。最后大四的时候有人竟然连个UART的初始化都写不出来。学生们拿到片子也不知道先查datasheet和user manual,只知道像小鸟见到老鸟一样要各种东西。

当然有好的情况也有坏的情况。大二时候修的科创IIB就很不错,从opencv的基础知识,逐渐的ben过渡过渡,最后完成整个工程。老师在其中也只是起到了一部分领路人的作用,并没有给很多直接的信息。

实验课流于形式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涉及的人也很广。但是我并不是做新闻调查,我也只是从表面现象上描述一下,确实存在着这种问题。

老师给分没有标准

看到这个题目有可能会想,又不是初高中的时候了一切为了高考,分数就是一切。大学了总应该以素质教育为目标了吧,分数都是其次的。
事实上,在天朝这个大环境下,别说是大学,我觉得就是工作之后,也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某些分数困扰着。当然本部分还是会集中在大学阶段的分数。

通过周围人申学校的经历来看,成绩确实占了挺大一个比重。许多GPA不高的大牛都很可惜的没有很顺利的申到自己心仪的学校。其次,大学期间申奖学金、保研资格竞争等等都需要有个不错的成绩。而许多人确实打一进大学开始就是准备出国、保研、拿国奖的。对这些人来说,分数至关重要。

但是提高分数的诀窍是什么呢?

事实上并不是好好学习,这只是比较傻的一个方法(虽然不好好学习基本没戏)。提高分数的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选一个给分比较水的老师,具体哪个老师给分高,哪个老师给分低,这个就需要问问往届的学长学姐了。同样要求修的2个学分,很有可能这个老师开的课就比另一个老师开的课能更容易的拿到不错的分数。

当然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很有可能要求严格的老师的班上的学生普遍分数不如要求水一些的老师班上的学生。这个时候分数就失去了评价一个群体中的个体的功能,虽然招生老师觉得这个功能依旧存在。

不给大四狗留饭碗

此处所说的不给留饭碗真的是不给留饭碗。作为东三区周围唯一的一个食堂,三餐,在毕业前两个月的时候关门了。理由是三餐要进行修正,但是实际上直到我们还有几天就离校的时候才开始进驻人员休整,走之前没吃到回民食堂的土豆牛肉面也有些遗憾...

之所以说这个事情,其实是想说,在交大,学生不算什么主体。在做决策的时候,学生的利益是基本不会被考虑的,是当之无愧的弱势群体。三餐的装修也不过只是这悬殊的力量对比之下的缩影,如果在交大生活的话,需要随时做好被各种行政人员甩脸的准备。

转专业很方便

交大也不只是上文所说的那些缺点,事实上也有很多优点是别的学校所不具有的。其中转专业的难度相对于别的学校就很低。

所以对于高考成绩不是特别理想的学生来说,有这样一条道路。就是先进入交大的某一个要分并不是很高的专业,然后在多读一年转专业转到其他系。不过一般两个系都会课程相差比较多,所以很有可能需要在新的院系多上一年课。(这么看的话其实和复读也没什么不一样的)

不过总体来说,先进入交大然后再转专业的风险感觉好像低了那么一些。

饭菜还算便宜

到了北京之后才觉得较大的饭菜其实还是蛮便宜的。与北京这面动辄17、8的价格来看,交大十块出头就能吃到两大肉一素菜吃到饱的价格真是亲民。

而且食堂比较多,即使排除了鸡肋的六餐之后,依旧有五个食堂可以选择。门口也有众多的黑暗料理,口味风格覆盖更全,相对来说也不是很贵。

想再想想也蛮怀念那些小饭馆的。

update:

在怀柔呆了两个月之后,发现交大的饭相对北京的学校还是挺贵的...上文中提到的十几块是去教工食堂吃的...同样的一条鸭腿,怀柔卖4.8元,交大楼下可乐庭要7块(截止到2014年毕业)。

有效提升逼格

来了中科院之后发现了这个现象特别明显。不知道是因为交大学生生源好还是因为在交大能有效提升逼格还是因为在交大的时候我周围净是些个逼格很高的人,感觉到了中科院之后这面人的文艺鉴赏能力普遍低下,而且荷尔蒙水平普遍偏高。

明显的感觉就是中科院这面的同学都跟我高中时候的同学似的,“青春”袭人,不知道是真的青春还是因为岁月不待人。交大的那帮子死基佬则显得老成闷骚了点。

原来与交大的同学经常能讨论一些有意义的问题(政治问题也好、哲学问题也好),争论起来甚至能争论大半天,过来中科院这面之后却总觉得没有这种环境了。

迎新晚会上学生会对着一个三俗的小品狂笑不止,却没办法仔细静下心来听一首琵琶曲,真是让人觉得有些悲哀。

后记

总的来说,交大算是个性价比不是很高的学校。当然我并没有去其他学校读过,无从比较,我也一直都在“歹毒”的揣测其实学校之间都差不多,之前的期望都不过是我痴人说梦。不过我觉得既然这个世界能变好一些,还是应当让他变得美好一些。交大在现在这个基础上,本还能做得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