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观后感

 

前几天上“高新知识产权保护”这个通识课的时候,老师为了快速让我们进入角色,特地给我们放了大卫芬奇的《社交网络》。

对于Mark的评价看似冲突,冲突中却有些道理

对于Mark的评价看似冲突,冲突中却有些道理

这个片子刚下院线的时候在葡萄上很火,可能也是因为交大的理工科背景,观众们似乎对这个片子很感兴趣。我也不例外的下了这个片子。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片子的开头实在是有些平淡,无非是些nerd日常生活中经常碰见的事情。第一个场景,也就是酒吧,的灯管昏黄,Mark的语速又快的飞起。我迅速的就对这个片子失去了兴趣,看了还没有10分钟就把这个片子弃掉了。

再次有机会把这个片子看完就已经几年过去,是前几天的时候了。

这个故事的剧情十分简单,无非就是Facebook成长的历史,从志同道合到分道扬镳的故事。这片小短文自然不是要系统的分析Facebook为什么会火,因为毕竟咱也没有这个水准。只是记录下看电影的时候冒出来的一些奇怪的想法。

首先第一个细节是老师的电影来源是盗版...作为一个教知识产权保护的课,在课上放盗版电影实在是有些讽刺。那个电影还时不时的冒出些“禁止私自放映”的标语,看着实在是有些令人哭笑不得。当然这也从侧面反映了知识产权保护在我朝还只是处于起步阶段,连学校这种有官方背景的单位都敢明目张胆的使用盗版,就更不必说私下了。当然这也是很多因素决定的,分级制度也好,仓廪实而知礼节也好,要走的路还太长太长。

其次第二个细节是Mark他们做Facemesh和Facebook这两个网站的动机很有趣。做Facemesh是因为Mark觉得虽然网上美女图很多,不过对身边的人品头论足搞个排名却更能吸引人。毕竟人们天生都是喜欢八卦的生物。而Facebook这个网站初期也有很大一部分功能是“陌生人社交”,也就是“约炮”。反观各种水坛、迅雷、百度盘、微信等许多产品,之所以能迅速获得大量用户,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抓住了人们的“七宗罪”——傲慢妒忌愤怒懒惰贪婪暴食色欲。人们在网络上除了暴食不太好满足以外几乎都可以满足,从鄙视链到1024。网络虽然自由,不过自由也是有代价的,代价自然就是环境变得有些面目全非。

最后第三个细节就是对Mark的评价和Facebook的成功之道。Mark从盗窃Winklevoss的创意,到将Eduardo排挤出领导团队,从一个正常人的道德观看来确实有些不地道。不过在商业行为中,也许Mark是有意为之,也许Mark只是nerd到并不知道这些事不是很光彩,终归都是可以使用的手段。而Mark使用这些手段的结果却是也很好。所以要么不要和朋友一起合伙做生意,要么就甘愿默默无闻不把生意做大。同甘共苦容易,而因为财富反目成仇却太容易了。事实上,我认为想像Mark一样把事业做大,也像他一样只有play dirty一条路可走。

就像文章开头的海报中写的那样,天才、叛徒、危险的家伙、亿万富翁,这些褒贬不一的头衔挂在同一个人头上,实在是令人迷惑。片头Mark的预订女友说他是asshole,片尾律师说Mark虽然不是asshole却是在trying so hard to be。反观Mark和Facebook的成长经历,这些评价确实有些令人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