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岭2》后记——一个审视自己的机会

趁着期末考完,小学期暂时没有开始的时候,通了一直想玩的《寂静岭2》(之后简称SH2)。由于小时候电脑买的太早,很遗憾并没有赶上PS和PS2的那个家用机时代,许多经典游戏都没有玩过,包括SH2这一作品。

了解SH2这一作品,还是通过《Promise》这首曲子作为契机。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的瞬间,立刻就被俘获了。《Promise》给人一种令人上瘾的压抑感。音乐中有大量的重复的音节,像是一波又一波黑色的浪,又像是躺在幽暗的湖底望着水面月光,让人喘不上来气。可即使听的时候会感觉内心沉闷、纠结,却仍然会不由自主的不停循环。尤其是音乐末尾,在重复之后,突然回到音乐开头的旋律,最后轻轻的消失,压抑感的突兀消失让人好奇发生了什么。

sh2_ost_jp_01_front

SH2的原声集封面。Maria侧躺在Heaven's Night夜总会的地面上,其脱衣舞女的身份暗示着James对于Mary的某些期望。

后来百度了一下,知道了《Promise》是SH2的插曲。也大概知道了SH2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horror game』,而是『depressing game』。然而因为没有家用机,迟迟没有玩SH2。

前些天和同学聊起了SH2的电影,又想起来了这个游戏。我忽然想到如此出名的游戏,有可能有PS3的重制版。百度之后发现不仅有PS3的重制还有PC的重制,于是完成了多年前就该完成的事情。

#以下有大量剧透,通关前不推荐看

游戏的剧情围绕着男主James回到Silent Hill——这个承载了自己和妻子Mary无数美好回忆的小镇,并寻找三年前去世的Mary这一故事来展开。

James在故事的开头收到了Mary的来信,可是Mary在三年前就去世了,信中提到Mary一个人在和James的『special place』等待他。

James好奇之下,便来到了Silent Hill这个特殊的地方,开始了寻找Mary的旅程。

寂静岭的原型小镇Centralia, Pennsylvania

寂静岭的原型小镇Centralia, Pennsylvania

在寂静岭这个镇子上,James遇到了被亲生父亲性虐待的Angela、因被欺凌而杀人的Eddie、Mary生前的好朋友——天真无邪的小女孩Laura、自己脑内臆想出的Mary的化身Maria,当然也遇到了无数畸形至面目无法分辨的怪物。

在寻找Mary的过程中,James在镇子上发现了种种暗示自己的罪恶的线索。最后在湖边的旅馆中,James通过遗忘在旅馆的录像带得知了Mary病重之时被自己杀死的事实。

SH2的正常结局一共有四个。我认为的最好的结局还是『Leave结局』。James面对着病床上的Mary也终于能够诚实的说出自己因为对Mary的付出无法得到回报,产生的不平衡心理导致了自己对于Mary的憎恨。Mary也宽容的对待了James的憎恨,请求James为她做最后一件事情——『Go on with your life』。James也明白了Maria只是自己脑内的臆想,即使Maria符合自己对于Mary的期望,其终究是虚幻的,无法实际存在的。人与人的关系有双面性,不可能只令人满意,总会有或多或少令人不满的地方。

就像『Maria结局』中的一样,在Silent Hill外的停车场,Maria咳嗽也象征着其会像Mary一样重病,最终变成Mary。James眼中的完美形象Maria一旦离开寂静岭这个虚幻的世界,回到在现实中后,一样会被打回原型。

结局处,Mary给James写的信再次出现在屏幕上,不过这次是完整的信件。从最终boss前、杀死两只三角头之后的走廊处James和Mary的对话,以及Mary的信件可以看出,Mary重病中的纠结心理。

一方面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看待事物都会被罩上一层悲观消极的色彩。即使James对她无微不至,Mary也会因为疾病的原因对James恶言相向。

另一方面,Mary的理智告诉她,James是一个好人,自己这样对James恩将仇报是不对的。Mary对James的愧疚感和绝死之前的依赖催使Mary写下了给James的信,信中Mary也终于能够平静的、真诚的、坦白的道出自己的内心。

结尾处James与Laura一同从Toluca墓地处离开了Silent Hill,暗示着James完成了Mary信中的遗愿,收养了孤儿Laura;也暗示着James和Laura一样,成为了心智纯净的人,完成了Mary死前的最后一个请求,通过自我审视和自我救赎,得以继续自己的生活,再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罪恶行径被Silent Hill召唤。

如果与同以『恐怖』作为卖点的游戏《Alan Wake》作为对比的话,可以看出SH2的几个明显不同之处。

6796002118_089c6fd94a_o

《Alan Wake》中的场景相对于SH2还是温和了很多。

首先是开头处提到的,SH2不同于以往的『horror game』,更准确的说应当是『depressing game』。虽然游戏中并不会突然出现怪物或是通过突兀的声音惊吓玩家,玩家却会很自然的融入制作者精心布置的场景中去。游戏中大量出现机械式重复的背景音,有着强烈的精神污染的作用;墙壁上的斑斑血迹与锈痕,空气中的迷茫雾气,难以用理智理解的道具布景,无时不刻的在扭曲着玩家的神志。即使是不处于腐烂恶臭的里世界中,在破败残缺的表世界中玩家也会负担着强烈的精神重压。

其次,SH2相对于许多以『恐怖』作为卖点的游戏,其『压抑』气氛的营造并不通过紧张困难的操作。SH2更多的像是一个文字冒险游戏。游戏中有着大量可探索的元素,地上散落的纸片、垃圾堆中的报纸、墙壁上的血书、房间中飘荡的密语,大量的元素都有着象征意义和暗示。玩家在探索的过程中,自然而然的因为了解到的信息感到『压抑』。

Silent_hill_wallpaper_pyramid_head

杀不死的三角头。

再其次,相比于《Alan Wake》这样的很像电影的作品,SH2更像是一部小说。SH2的字里行间为玩家提供了大量的可以仔细体会的细节。例如三角头这一形象象征着James想杀死Mary的黑暗心理。游戏的过程中James可以杀死其他所有的怪物,唯独无法杀死三角头这一怪物,这象征着游戏过程中James始终没有正视自己的罪过,只能不停的逃避三角头、逃避自己犯下的罪行。然而在故事的末尾处,在同两只三角头搏斗之后,三角头却自杀身亡,这也象征着James正视并抛弃了自己的罪行,不再为自己的罪行辩护,完成了自我救赎的James战胜了自己的黑暗心理,三角头自然消失。游戏中类似的细节还有很多,玩家可以仔细思考体会的地方也有很多。所以SH2给人的感觉比《Alan Wake》厚重了许多。

然而对于SH2,我依旧有不满意的地方。SH2仍旧没有跳脱出娱乐制品的圈子。制作者虽然有着精妙的表现手法,能够让玩家在游戏中感受到强烈的压抑和精神负重,却因为着游戏剧本天生的残疾,无法将这种压抑和精神负重延续到游戏完结之后的现实生活中去。

与一个做的比较好的例子进行对比的话,多年前在读完余华的《活着》之后,面对人生无常,心生的无力和压抑能够持续很长时间,甚至能够一定程度上的改变一个人的世界观。与《活着》相比,SH2的剧本多少还是有些『小家子气』,这个时候SH2就更像一部电影了。

把SH2看作一个电影的话,其背后也是有很多有趣的幕后故事的。比如Mary的配音演员在为结尾处Mary给James的信配音时,读完了信不禁哭了出来。之类的故事还有很多,可以从wikia上找到。

另外这次玩的因为是HD重制版,所以konami为游戏添加了高清材质,游戏的分辨率也提高了很多。不过由于SH2是一个恐怖游戏,游戏材质提高之后视觉效果反倒有些滑稽。如果玩的是HD重制版的话,不推荐使用高清材质包,分辨率也尽量降低,LOFI的味道更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