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

最近宿舍里刮起了一阵摇滚风。

过去只听过唐朝的《梦回唐朝》和《国际歌》。在龙哥的推荐下,听了唐朝的《送别》。即使是送别作为主题,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唐气象。歌词也超脱于《送别》许多,有《春江花月夜》的既视感,颇有些跳出时间、以词入哲的感觉。

于是挨个听唐朝的受欢迎的歌,找到了这首《夜色》。

这首歌被收录在一张合作专辑《告别的摇滚》里。这张专辑为了纪念去世的邓丽君,收录的歌曲也都是邓丽君的歌曲。不过专辑曲目的演唱者是一众玩摇滚的,其中就有唐朝。

《告别的摇滚》专辑封面

《告别的摇滚》专辑封面

虽然是一群玩摇滚的翻唱,不过这歌并不像上文提到的《送别》那样被打上了鲜明的摇滚印记,翻唱者们——除了臧天朔——将这首歌演绎的充满了硬汉柔情的感觉,无比浪漫。

前几天的时候去北京城里,晚上十点多回学校的时候从怀柔北火车站到学校还有一段夜路。这条夜路会路过学校旁边的不知名小村子,冬天的夜晚天寒地冻,村子里的路上并没有几个人,周围亦无灯光。

下车的时候余光就发现天空异常的干净,银河依稀可见。于是哼着《夜色》,心情愉悦的走完了那20分钟的夜路。

想起来初中的时候家里给买的天文望远镜,记得第一次看到满天银河的时候先是心生敬畏,而后便是强烈的快乐,无缘由的快乐。

也许我已经在城市里呆的太久,城市的夜灯红酒绿、五光十色,已经不能再称作夜了,只能当作另一种白天。在城市里的所谓「娱乐」更多的是一种机械的、物化的享受。或许第一次、第二次会感觉快乐,时间长了,就会心生厌倦;然而却像吸毒一样,抛弃这种「娱乐」之后,因为没有更好的替代品,会再度沉溺于城市。

离开人群,到更接近自然的地方,去看看真正的「夜」,换一种心境,也许能获得更自然、更长久的快乐。

深淵

这首音乐来自增田俊郎的专辑《蟲師 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蟲音 前》的第11首曲目《深淵》。

这首曲目无论是演奏的乐器、节奏还是旋律都很朴素,具有很强的安定能力。但是仔细听的话又会听出不一样的意味,仿佛一位僧人入定进入禅境一般,眼前一片黑暗,却又有一团绿色火焰不断跳动,静谧之余又有些迷幻引人继续靠近那团火焰。

这首曲目也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这张专辑的特点,乐器节奏旋律都很简单,甚至有些原生态。为了配合虫师中那个“虫”和“人”共存的世界,勾勒的意境也都以幽静加神秘为主。

听这首音乐的时候会想起来初中的时候家里给买了一台入门级的天文望远镜。倍数并不是很高,很久没有动过已经忘记了。

虽然父母在买这台天文望远镜的时候是希望培养一下我对于科学的兴趣,最好是天文方面的。可是本人实在是懒,看着天上的一堆星星不仅分不清星座,也从来没有观察过星星的运动轨迹。前前后后将近半年的观察经历除了看到过一个人造卫星疑似物逢人便吹嘘以外,便再无所获。以至于虽然家里至今仍摆着这台望远镜,可我现在在夏天连仙后座在哪个位置都找不到。

不过当时带着那三分钟的热情,经常靠着失眠的特质或是可靠的闹钟半夜三点钟爬起来看星星。那个时候家乡的天空虽然也并不是很干净,倒也不像现在的雾霾这么严重,像是上帝遮住了帘忘了掀开。月光打在家属院的水泥地上,楼后的灯光全部都灭着,水泥地上的月光像水似在波动,就像漂浮在水面直视泳池的池底。再加上半夜三点的时候人半睡半醒,那感觉真的犹如进入了仙境一样。

摆好镜头,装好目镜,调整好目镜距离,便可以观察天空了。将眼睛凑近目镜,就可以从那个小小的玻璃片中看到无数密密麻麻的星,夜空也不再是肉眼观察到的蓝黑色,而是纯粹的黑,深不见底的黑。第一次用这台望远镜看星星的时候真的震撼很大,第一次直观的感受了无垠宇宙和人类的渺小。看着那条星河,虽然很想靠近,但却又心生畏惧,便只好抱着虔诚崇敬的态度仔细观察。

直到多年以后再看《虫师》的时候,听到了这段音乐,那片星空又浮现在了眼前。面对着这深渊,即使人类想去征服,却也不得不心怀崇敬吧。